19960603

# AND SHE WAS

收到她來信之後,我的心便輕輕盪著,一波波、一波波的進了又退,莫名的什麼,載浮載沈著五彩折射的油脂。回歸線南側的淤積灘地上,曾留下來的名字和 信物、臉孔和腳步,吞吞吐吐,在透明的玻璃裡像是陰乾中的爛泥,本來是在沙漏裡不能流下來;這時候又被這涎蔓過來的鹼濕水體淹沒,伴隨著藍色茶色無色的碎 花泡沫和一小片一小片的晶片,在這下半截玻璃壁面上的順光和逆光之間閃閃亮亮。一顆一顆的沙子開始掉下來,通往另外一個亞熱帶的沙灘。這一道波潮掩來的水 體,一時回返了幾次,可能是迷路,也可能是找到了路;而這時的透滲,已經悄悄潛行灘底,雖然那灘面的濕暗影彩在它像胸膛般起伏時彷彿消散、彷彿是誰支著的 手肘才剛離開了光面的桌,而上面的水氣很快蒸發**。不知道是暗指發現了自己的臉,還是其實已經擺脫?


"Sadly Loved, Dearly Missed", Band of Holy Joy 1989 Bride

 
 


* 19960602原作,20111004重編標題加註。
** cf. Tarkovsky 1974 Mirror.